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开原新闻网 >> 新闻看点

坚守在别样的阵地 用心作幕后的英雄

2017年05月12日   http://kaiyuan.nen.com.cn/   开原新闻网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——访劳动模范开原市公安局法医石立

  阳光明媚的五月,远离了寒冬的萧瑟,大地一片生机盎然。就在这充满希望的日子里,我们采访了一个特殊行业的从业者。他们,让死者的灵魂得以告慰,让生者的心情得以平复,还真相以大白,置公道于人心。他们就是——法医。

  提起“法医”,多数人都是耳熟能详,却素未谋面。他们不像交通警察一样,每天在人们的视野中历尽风霜;也不像派出所民警那样能经常为百姓的生活琐事排忧解难。人们对“法医”的印象大都局限于影视作品中那些衣着光鲜、干净整齐的人物形象。工作的特殊性仿佛给他们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让百姓觉得他们似乎是遥不可及的“边缘化警察”。

  在开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化验室里,我们见到了法医石立。一身蓝色的手术衣、一台老旧的显微镜、一间布置简陋的办公室,就是他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。

  开原市公安局一位工作几十年的老法医任岳华说告诉记者:“能选择法医这一职业的人,都是有勇气的人。因为法医的工作就是‘脏、苦、累’的集合。而这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。同时,法医的更需要仔细认真、明察秋毫的素质。多年来,石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为案件的侦破发挥了关键的作用。所以说,石立是一名优秀的法医。”

  2016年7月,石立被中共开原市机关工委评为“2015年度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”、 2017年3月被开原市公安局评为“2016年打击违法犯罪工作先进个人”、4月被评为2012年至2017年度开原市劳动模范。荣誉的取得,更让我们对石立的工作产生了好奇。

  今年39岁的石立本是西丰人,他的外婆和母亲都是医生。在她们的影响下,石立从小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医务工作者,救死扶伤、悬壶济世。2003年他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,参加了“大学生志愿服务辽西北计划”,在西丰县地方病防治所及县医院如愿以偿地做了一名外科医生。

  工作稳定了,可他仍有遗憾。就像所有崇拜英雄的男孩子一样,对于警察这一职业,他也有着无法释怀的情节。刚好机会来了,2005年公务员招考,开原市公安局招法医,他义无反顾地报了名,并通过了考试,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。

  石立告诉记者:“原本做医生时,我们需要轮流值班,父母觉得我特别辛苦,以为当了警察,值班的日子就结束了。当时我父母很高兴,亲自送我来到单位。后来听说,法医是没有休息日的,要随时待命,我妈妈特别担心,觉得法医和我们想象中的警察根本就是天壤之别。”

  刚接触法医这一职业,面对着各种各样死亡原因的尸体,闻着高度腐败的气味,忍受着时常在夜间响起的电话铃声,无论多么恶劣的天气,都不得不深入第一现场勘察的无奈,看着自己微薄的收入与从前同事的工资所形成的鲜明的对比,他也曾迷茫。

  “有一段时间,我常常在想,放弃了医院的工作,选择做一名法医,我是不是走错了路。但,有一个案子给了我很大的触动,让我坚定信心,要把法医做好。”石立说。“那是一个连续强案幼女的案子,我们通过技术手段,帮助侦察员锁定了嫌疑人。后来,通过摸排、蹲守,终于将其抓获。当时我们押着嫌疑人走过被气愤的老百姓堵得水泄不通的巷子,老百姓对他可以说是人人喊打,恨得咬牙切齿。看着那么多老百姓的脸,让我有一种荣耀感,同时也有一种使命感。我觉得作为一名警察,责任重大,作为一名法医,我一定要让自己的技术、水平都能过关,去做更多对老百姓有益的事。”

  2007年8月石立到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学院深造学习,2008年2月圆满完成学业。之后,他不断向公安局的老法医和兄弟单位的法医学习请教,不断夯实基础,提升水平。几年来,他参与勘查现场2000多起,其中重、特大命案现场20余起,亲自检验尸体1200多具,平均每三天检验2具,出具法医检验鉴定书及检验报告2000多份。

  2012年夏天,在侦破一起杀人碎尸案过程中,石立和技术人员一起,顶着烈日,在垃圾场寻找分散的尸块。垃圾场的酸臭味和各种腐败的气味掺杂在一起,让人不少工作人员呕个不停。当时,为了尽快完成任务,将嫌疑人绳之以法,石立忍着臭味坚持2个多小时才将20多块高度腐败的尸块拼接完成,此时他身穿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。

  工作中石立越来越得心应手,对于家人,他却觉得亏欠了太多。由于父母还在西丰,平时工作太忙,有时很长时间他都不能回去看望两位老人。“好在父母都理解我,也支持我的工作。”石立说。

  2010年,2岁的女儿高烧不退,可他却为了参与局里的统一行动,围堵一个行为恶劣的多处抢劫、强奸、杀人的嫌疑人,连续多天在外蹲守。每天他回到家里时,女儿已经睡着。为了表达他作为父亲对女儿的心,他晚上每两小时起来一次,为女儿测量记录体温。

  “我在女儿这里,可以说是经常失信的。很多时候,答应了带她去玩,本来都准备好要出发了,接到一个电话,就去不了了。又或者正在外面玩得高兴时,却不得不回来工作。一开始,女儿总是不高兴,现在她也习惯了。这一点,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她。”说到这里,石立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愧疚。

  2017年初,一位老妇人被强奸,嫌疑人被抓获后,不管派出所民警如何询问,他就是不承认。后来,法医通过技术手段,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被害人的生物物证。面对确凿的证据,嫌疑人哑口无言。

  “警察的工作都很辛苦,虽说法医不会时常活跃在百姓面前,好像没有环绕那样的‘英雄光环’,但是我们可以查找出被害人真正的死因,还原案发的现场,让嫌疑人无法抵赖,还死者公道,给家属安慰。我们还可以为同事提供强有力的证据,协助我们的战友破案。所以,我不后悔选择法医这个职业,在未来的工作中,我还要继续努力,做到更好。”石立这样说。

(编辑:方琼)

(稿源:开原新闻网)

[责任编辑:廉小明]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