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开原新闻网 >> 网络热题

扫码收礼金:未来互联网礼仪的预演

2017年05月03日   http://kaiyuan.nen.com.cn/   开原新闻网

  作者:沈彬

  近日,北京一场婚礼现场上,伴娘为收份子钱方便,脖子上挂着支付宝直接扫码收礼金。事情闹成了一桩新闻。家里长辈觉得太不像样。也有人认为这把红包弄得太“直白”,让原本浪漫温馨的婚礼已经变得满场铜臭味。

  其实,不妨把事件看成线上文化对线下生活的反哺,发达的互联网应用场景正在微妙地改变人际活动,甚至随着“互联网一代”的成长,这种禁忌逐渐淡化,在此不妨烧一个脑洞。

  从技术角度说,扫支付宝收、付份子钱,有太多的便利。现在婚礼红包动辄千元以上,二十几桌宾客下来,就可能是十几万、几十万的现金,这么多现金是一个严重的安全隐患。伴娘手里那个专放红包的小拎包,就成了“炸药包”,之前就发生过不少相关的盗窃、抢劫案件。而且这么多钱,重新登记是谁发的,存回银行都是一件麻烦事。现在直接扫码付分子钱,谁来了、谁交多少,一目了然。

  也有人认为,将含蓄的红包变成赤裸裸的扫码付费,是“人际关系异化”,甚至想到那句著名的“家庭成员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”。我们可以反思一下,红包文化的意义在哪里?一纸红包皮的存在,遮掩了金钱数目,把礼金在文化上转换成一份“心意”,而不是具体的金额。

  这种讳言金钱的风俗,其实是一种前现代的礼仪(或者说是“前信息时代”的礼仪),并不等于道德本身。互联网在改变世界,不仅是指硬件上在改变,而且是软件上、思维方式、社会礼仪上在进行变革。由于便捷的手机支付,已经使亲密朋友对于金钱“脱敏”,90后聚餐之后很少出现,面红耳赤地抢着买单,而更多的是拿出手机AA制拼单。抢着买单,未必感情真好;平静AA制,未必关系就不热络。

  事实上,20多年互联网的迅猛发展,人们也通过人际的“平行四边行法则”逐渐自发形成一套互联网的规范、礼仪系统:尽量输入文字,不要语音聊天,以节省别人的时间;别人发自拍照,要点赞表示友好;说“呵呵”就是不想和你继续谈话,不要勉强;网上谈涉及钱财的事,要再打电话确认身份;不是急事,不要首先选择打别人的电话,先用微信联系;转别人发的图要说声谢谢(虽然这个和法律上的知识产权并不是一回事)……

  而且,这套网上的行为规范正在反哺网下,杀入文化的核心场。所以,年轻一代把扫码付婚礼份子钱看得那么普通,而在老一辈看来是那么大逆不道,这更多是一种“代际冲突”,而不是是非对错之分。互联网一代把金钱看得更通透、直率一些,而上一代人更执着于“纸质红包”的暧昧性。

  电灯的发明,改变了人们的夜生活;电视的发明,改变了人们的家俱布置;互联网以及支付宝、场景应用等各种互联网+,也在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、社会礼仪。前工业社会、前信息社会的那种缓慢、悠然、人情,背后的不便、高成本却被有意无意地忽视了。

  互联网+时代的直率、简单未必是粗鲁。这次扫码收礼金事件,不妨看作未来互联网时代礼仪的预演。

(稿源:东北新闻网)

[责任编辑:廉小明]

热点排行